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 
您的位置:首页 >> 新闻资讯 >> 安防:管理摄像头需加快立法
一段时间以来,一些部门似乎有把全国上下都装上电子摄像头的雄心壮志。学生宿舍要装,公共场所要装,连公交车上也要装。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就北京而言,街头、广场、小区、商厦等地安装的电子摄像头就已超过26.5万个。我们似乎正在步入一个出于“公共安全” 需要而建构的“监控时代”。

    不可否认用摄像头进行监控在保障公共安全、特别是在还原事实真相时,所能起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。但同时,摄像头监控也因其单方的强制性涉嫌侵犯公民隐私。

    由于不喜欢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,已经有许多人抱怨说他们的权利和隐私遭到了侵犯。去年一项调查显示,34%的受访者认为电子眼在窥探他们的生活。

    为消除老百姓的疑虑,北京市公安局安抚民众说,除警方外,任何人无权使用或散布电子探头拍摄的图像。可问题在于,北京市只有5.7%的摄像头是由政府安装的。其余归私营公司和个人所有。也就是说,摄像头并不全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 尤其让人感到不安的是,一些公司和个人并不认为电子摄像头会带来隐私方面的问题。据什刹海风景管理处负责人董伟坦承,因为压根儿没想过通过摄像头会看到多少人的隐私,所以对如何保护公共场合公民隐私权考虑得并不多。

    虽然已有一些地方出台了相关的规定限制使用监控内容,但并没有阻止由电子摄像头带来的隐私纠纷。

    四川龙泉驿区开塑料制品铺子的杜世丰为了防贼,在铺子里里外外装了16个摄像头。与他一墙之隔的邻居杨显丽一气之下将他起诉到了法院,理由是杜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。

    但该案的审判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起案件审理的最大难点在于相关法律滞后。现行的法律中对侵犯隐私权的界定很模糊,对私人安装摄像头的规定更是空白。“现在经济发展得很快,普通老百姓也可以安装摄像头了,但法律在这方面却没有规定。”该审判长说。

    而去年,某市两名学生状告校长擅自公开他俩在校园内接吻的镜头,两人居然输掉了官司。这引起了不少人对监控的担忧。

    中国人民大学著名法学教授王宗玉表示,运用摄像头等监控设备进行科学化管理本身并没有问题,但是现在摄像头越装越多,而对摄像头的管理却没有明确规定。所以摄像头一安上,隐私问题就会紧随而至。

    但是,事实上我们不可能要求撤掉所有的摄像头“回到从前”,也不可能因为害怕摄像头而“遮颜过市”。

   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对如何安装、如何使用监控设备作出明确规定,并进行立法恐怕是解决隐私问题的根本。
上一篇新闻: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安防产品博览会
下一篇新闻: SONY视频会议EVI-D70P、D100P、HD1、BRC-300特价销售